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关于我国抑郁症调查报告2016

调查报告 时间:2017-11-28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调查报告】

  9月16日晚上,演员、歌手乔任梁在上海意外死亡,年仅28岁。他的公司发表声明,去年在繁重的工作中,遇上外界种种对乔任梁不实的报道和重伤的话语后,他患上了抑郁症。抑郁症让这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结束了原本怒放的生命。悲痛之余,抑郁症再次引发大家的关注。

  乔任梁的死亡,舆论并没有放过抑郁症这个“凶手”,开始口诛笔伐“凶手”的同时,却发现,在中国,抑郁症正在遭受折磨的约6100万人,而在全世界,这一数字更是达到了3.5亿人。事实上,有研究表明,近年来,我国抑郁症患者数量呈逐年上升的趋势。《柳叶刀》杂志刊登的一项研究指出,中国精神障碍患病率为17.5%,其中抑郁障碍人群比重最大。世界卫生组织曾预测,抑郁症将在2020年成为全球最为流行的疾病之一。

  国际旅游岛商报记者了解到,在2011年,海南省安宁医院曾做过一项全省精神疾病流行病学调查,调查结果显示海南省抑郁症的患病率是0.6%,即一千人当中就有6个人患有抑郁症,抑郁症患病率呈上升趋势。

  20岁至60岁年龄段抑郁症高发

  7年前,小林的大学室友因重度抑郁症跳楼自杀,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7年,但是这一件事,在她的心里成为不可磨灭的惨痛回忆。

  “那时候她每天醒得很早,早晨四点多就起来了,她说她睡不着,身体开始消瘦,后来才知道,这是抑郁症的症状,可是当时我们太无知了。”小林回忆说,大四刚开学,她的室友回来晚了几天,回来后的第二天傍晚就不见了,室友的父母打来电话,称她的室友患上了抑郁症,“我们找了她一夜,也报警了,到了第二天,有人说在一个小区捡到她的手机卡,我们到了那个小区后,小区的居民告诉我们,凌晨一点多有个女孩跳楼自杀了,我们等警察来辨认相片,是她。”

  经历了这件事后,小林翻阅了大量关于抑郁症的书籍,才发现抑郁症对人心理的危害,并不亚于一些生理疾病的危害。但小林表示,在大学四年间,她并没有接受过一次心理辅导,对于心理疾病的了解,更是少之又少。

  解放军第187医院心理科医生吴宁表示,在他接诊的患者当中,学生群体的比例占约30%。30岁至50岁的人群,约占50%。

  发表在《柳叶刀》上的一项研究表明,抑郁症的主要疾病负担呈现的年龄段是20岁之后,60岁之前。20岁至60岁正是创造力、工作能力最强,社会价值和个人价值最高的一个年龄段,精神疾病更多地累积在这样一个年龄段,会给社会、个人、家庭带来巨大的损失和负担。

  国人关注生理疾病忽视心理疾病

  在当今,国人普遍关注于生理疾病,但是却忽略心理疾病,这导致心理疾病患者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对于这一观点,吴宁表示赞同。他表示,上世纪,我国人民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贫穷、资源也匮乏、社会生产力低下的年代,国人需要解决的是温饱问题。到了20世纪,国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温饱已经不成问题,这时,国人的注意力转移到了生理健康上。“这也符合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在某一时期,人的需求都是不一样的,全世界都在遵循这一规律。”

  “在抑郁症患者当中,80%的为轻度,20%的为重度”,吴宁表示,轻度抑郁症患者多数选择在家默默承受,不曾踏进任何医院。即便被医生诊断出抑郁症,患者愿意接受治疗的人数也不到10%,原因之一就是患者和患者家属有着强烈的“病耻感”。而20%的重度抑郁症患者,是因为实在无法忍受,才会到医院进行治疗。

  吴宁表示,生活水平的提高,伴随着生活竞争压力的提升。在一些发达城市,市民对于心理咨询的需要,也正在提高。

  《2016年心理咨询行业报告》显示,近5年来,大众对心理咨询的需求逐年上升。2016年与2011年相比,增长了3倍。其中2014年至2016年的两年间,增长了两倍。而心理需求最多的城市分别为北京、上海、广州三个国内大都市。

  在各年龄层心理咨询人数的比例上,20岁至29岁人群的心理咨询需求占48.7%;30岁至39岁人群的心理咨询需求占36.6%。

  我国平均每10万人仅有1.5名精神科医生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精神卫生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各类精神障碍患者人数在1亿以上,严重精神障碍患者人数超过1600万。精神科医生也不过2万名,若按照《精神卫生法》的严格标准,这个数字还将缩水。有数据统计,全国注册精神科医师只有2.05万人,护士3万人,医患比例高达1∶840。

  国际精神卫生行业标准是平均每10万人中有4名精神科医生、13名护士。我国是平均每10万人仅有1.5名精神科医生和2.2名精神科护士,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医患比例严重失衡的现实,导致70%的重症精神病人没有得到规范治疗。精神疾病已在全国疾病总负担中位居第一,约占疾病总负担20%。

  此外,吴宁还表示,国人在遭遇心理疾病首要想到求助的人群首先是亲人,其次是朋友,最后才医生。这是因为国人以家庭为核心,遇事先求助于亲友。而国外,人们以自己为核心,强调个人的隐私,不愿将病情告诉他人。在患病后,首要想到的就是求助于医生。

更多相关文章推荐:

1.成都中小学抑郁症抽样调查报告

2.关于抑郁症的调查报告

3.中国抑郁症患者调查报告

4.关于抑郁症的调查报告2016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