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老年痴呆调查报告

调查报告 时间:2018-12-26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调查报告】

  导语:老年痴呆,也被称为阿尔茨海默病,它是一种慢性进行性中枢神经系统变性病。接下来小编整理了老年痴呆调查报告,文章希望大家喜欢!

  9月21日是“世界老年痴呆症日”。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快,老年痴呆症正大步向我们走来。世界卫生组织发布数据显示,每4秒钟就会出现一个新的痴呆症病例。专家估计,我省老年痴呆症患者至少60万,老年痴呆症正成为严重的家庭和社会负担。

  老年痴呆症,又称阿尔茨海默病。调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55岁以上人群患病率接近4.2%,65岁以上为7.2%,80岁以上患病比例高达20%-40%,中国老年痴呆症患者占世界同类人群的三分之一。越来越庞大的老年痴呆症患者群体成为公共卫生的一大难点。

  南京脑科医院老年精神科李海林主任介绍,对于老年痴呆的症状,很多人只是停留在近事记忆的遗忘,但是忽视行为动作和脾气情绪的改变。老年痴呆患者,最早的症状可能是记忆障碍,随后还会出现情绪不稳定,表现为焦虑不安,忧郁消极,或无动于衷,或勃然大怒,易哭易笑,不能自制。近年来老年痴呆症发病率越来越高,成为继心血管病、脑血管病和癌症之后老年健康的“第四杀手”。现有药物只能控制、延缓病情恶化,尚无法治愈。患者每月仅治疗就需花费千元,导致目前到医院接受正规治疗的不足20%,农村则更少。患者后期往往失去生活自理能力,需要社会和亲人的帮助才能度过余生。

  失智老人走失之痛,如何缓解?

  9月21日是“国际失智症日”,也称“世界阿尔茨海默病日”“世界老年痴呆症日”。据统计,江苏老年痴呆症患者至少60万,家庭与社会如何应对失智症人口增加所带来的考验,已成为未来发展、卫生及社会政策研讨的重大议题。而失智老人屡屡走失,就是其中一个亟待解决的难题。

  “朋友81岁的父亲从吴江松陵镇迎松小区走失,穿藏青色长裤、红黑相间布拖鞋,脑子有些糊涂……”昨天,记者的朋友圈被大家接力转发的这则信息刷屏。

  这样的“走失之痛”,时不时在朋友圈触动人心。在公安部门的接警记录里,类似报警也不鲜见,仅7月21日到9月21日,南京市公安局指挥中心110报警台接报60岁以上老人走失警情就达170多起。

  “最近老人走失的警情特别多,几乎每周都有三五起,其中大部分当事人是老年痴呆症患者。”南京玄武公安分局新庄警务工作服务站焦卫清警长告诉记者。今年8月10日晚上,警务站接到群众报警称,在白马公园北门路边有一位老人摔倒,显得有些神智不清。焦卫清通过警务平台找到老人的女儿高女士,半个小时后高女士赶到现场,哭着拥抱母亲,此前家人已经找了老人四五个小时。

  还有不少老人则没有这么幸运,走失多日甚至从此失踪,其遭遇令人揪心,家属备感焦虑痛苦。

  不戴手环不去养老院,家人无助

  怎样防止老人走失?2015年1月13日,江苏省红十字会与南京市红十字会曾联合向社会免费发放1万只预防走失的“红手环”,那是一种硅胶材质腕带,家属可将家庭住址、家人联系方式、配带者病史、血型等重要信息写在纸条上存放其中,佩戴者如遇突发情况或走失,有关部门和热心市民可据此获得相关信息,及时联系其家人。

  然而在实际操作中,防走失手环的推广使用效果并不理想。台湾恒安照护集团文山老人服务中心督导金敬轩告诉记者,老人通常并不愿意戴防走失手环。钟山职业技术学院老年事业管理系副主任华夏告诉记者:“在关注失智症群体方面,政府、社会力量都做了一些努力,包括开发防走失手环等智能设备、运用GPS技术的定位手机等,还有些标记类物件,比如老年人穿戴式名牌胸牌等,但有些老年人要面子,不愿承认自己有痴呆症状,拒绝使用。”

  失智老人的子女通常已到中年,工作繁忙、各方面压力较大,面对不愿去养老机构或医院的失智老人往往一筹莫展。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顾海教授介绍,大概有90%的失智老人患病后并未接触专业的养老院和医院,而是由家属在家承受护理压力。这是一个庞大而沉默的群体,他们像一个个无助的孤岛,急需专业力量的支持。

  根植社区的照护,亟待扶持

  记者调查中发现,失智老人中有一部分是轻度患者,子女不太愿意将老人送到专门的养老机构,而失智老人一旦得不到专业的医疗照护,往往病情发展迅速,加剧走失的风险。这中间,凸显社区以及养老机构对于失智失能老人专业照护体系的缺乏。

  吴江区震泽镇颐养院主任倪菊芳曾尝试接纳失智老人,但现实结果是“纠结与为难”。震泽镇颐养院由吴江市第四人民医院负责管理,常年有专业内科医生、护士值班,看护生病老人具有较大优势。“照顾中风偏瘫、晚期癌症等不能自理的老人容易,护理失智老人则感觉难度太大。”倪菊芳解释,有些老人力气大,护工都拉不住,个别老人可能伤害他人,还是要有专业的照护人员,但目前这类人员严重匮乏。

  在台湾,照护失智失能老人这几年来积累了不少经验。恒安照护集团文山老人服务中心力推“根植社区的特殊照护”,对老人实施多层级照护。中心督导金敬轩告诉记者,台湾自20xx年起推动“长期照顾十年计划”,服务包括机构式照顾、居家式照顾和社区式照顾三种类型,服务项目包括失智症机构照顾、失智症居家服务、失智症老人日间照顾中心、失智症老人团体家屋、家庭照顾者喘息服务、早期失智症患者瑞智学堂、专业人员培训及教育倡导、中低收入老人家庭照顾者特别照顾津贴等。“这些立体式的照护,有效缓解了失智老人家庭的担忧。”

  老年人长期照护服务模式在实际运营中需要大量的技术和服务支撑。江苏省社科院研究员方明认为,在我国,由于目前养老服务发展水平还比较低,民政部门对养老服务管理的重心还主要集中在老年人的基本生活方面,老年人的继续医疗、康复服务等则大多由医疗卫生部门负责,这导致我国老年人长期照护服务领域存在“医护分离”的尴尬。她呼吁,国家尽快加大对于失智失能老人专业机构的扶持、社区照护人员的培育,加大这部分老人在专业机构或社区得到专业照护的几率,从根本上减少走失造成的家庭之痛。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