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母亲丧事答谢词

答谢词 时间:2018-01-02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答谢词】

  篇一

  二队的左邻右舍,刘家洼的父老乡亲,所有的亲戚朋友,请允许我以以下方式向大家表示感谢(下跪):

  母亲成水香,三一年五月初八生于善化乡什二村,因患肺癌医治无效,不幸于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九日二时四十五分病故,享年77岁。

  母亲生病住院及回家疗养期间,诸位亲朋好友多次前来探视,这给母亲极大的鼓舞,也给我们家人最大的安慰。怎奈苍天不佑,病魔无情,母亲终撒手人寰。今天我们为母亲举行安葬仪式,承蒙各位不弃前来送葬,根据母亲遗愿,丧事从简,不迎桌子,不蒸花馍,不炸油轮,不搭搭红,诚望亲朋好友能够理解。人来,我已感激涕零。

  母亲是一个平凡的人,在平凡的生活中,用平凡的语言,平凡的行为时时刻刻都在教育着、感化着我们几个平凡的儿女。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母亲多次说过,我一生上地回家都不走人家的自留地,为什么老天还要我受这么大的难过。

  母亲一生命运多舛,少时屡经磨难,饱受生活艰辛,初嫁善化居安建都村,生子跃进,后到刘家洼,生有成进、小进,视刘家长女金英如己出。幸遇新中国成立,方脱离苦海。五六年扫盲上过一段民校,认识不少汉字,可以看作是文盲中的知识分子,今年春节前,母亲在县医院住院时,我有意问起这段经历时,母亲说她当时作为优秀代表曾在大会上交流过经验。母亲一生性格刚烈,爱憎分明。爱子女爱在骨子里,从不娇惯,处理亲戚邻里事向来以理服人,虽然家境贫寒,但她遇权贵从不低三下四,见弱者尤显仁义之心。

  母亲一生最难割舍的是娘家情结。小时候常听母亲讲,翻过西沟一到冯原地界,天都蓝了,水都甜了。这其中有对当时家庭现实无奈的叹息,更多是出于一个女人眷恋娘家的本能。多年来,乡上每有调来成姓的干部,母亲总是要去打听,看看是不是娘家村里的人,巧的是,大多到刘家洼工作的姓成干部,基本都是善化人,几个还与母亲有亲戚关系,其中在乡上担任几年乡长成九民就是母亲的本家侄儿。

  母亲总是教育我们要知恩图报。在我们家困难的岁月里,凡是给过我们帮助的人,哪怕是说了一句关心同情的话语,母亲都会牢记在心。她常常教育我们要记人家的好处,并时常嘱咐我们,不走的路都要走三遍,再不济的人都有用到的时候。

  母亲一直身体不好,抚养我们几个受尽了艰辛,用她瘦弱的双肩扛起了家庭如山的重担,硬是一步一挪走到了今天。母亲累了,离开了她生活了近五十年的刘家洼村,离开了她牵挂的人和牵挂她的人。母亲走的也很安祥,她见到了她想见的所有人。母亲去世的前两天我回家了一趟,看到母亲费半天劲能说一两个字听得不太明白的话语时,我难过的只能凭她的手势体会她的意思,她是怕太多耽误我的工作,叫小进到她穿上老衣时再给我打电话,我怕母亲难过,走时也未爬到他耳朵边说我走了过几天又回来看她,当时离家后我就后悔了,怎么没有告诉母亲一声,没想到这是母亲生前见我的最后一面,这也成为我终身的痛。

  母亲是这个平凡的世界上最平凡的人,一个凡人走了,却有许多凡人为她哭泣,为她祝福。   安息吧,我深爱着的母亲!

  篇二

  首先非常感谢大家从百忙之中拨冗来到这里,送别我的母亲。感谢大家在母亲生前无微不至的关心与爱护,更感谢这些天来各位对父亲与我的帮助和安慰,是你们的关怀,使我们在这个最艰难的时刻可以支持的住。在此请允许我代表父亲与我,也代表我的母亲,向大家致以最为诚挚与衷心的感谢。(三鞠躬)

  母亲生于一九四五年八月十日,于二零零八年三月四日在市东医院因病去世,享年六十二岁。

  我的母亲,是一个很普通的人,但是她在世的时候,始终很好地扮演着每一种她所担任的角色。在工作上,她一直是兢兢业业,积极努力;在生活中,孝敬老人,任劳任怨。而对于我们这个家庭,对于父亲和我而言,她更是一位最伟大的妻子和母亲。对于这个家庭,她付出了她的所有,在她心目中,永远都将父亲和我看得比一切都更为重要,甚至超过她自己。也许她没有了不起的成就,没有非凡的经历,然而她对我们所付出的爱,绝对不比世界上任何一种逊色。是她,在三十多年中与父亲相濡以沫,建立了一个温馨幸福的家庭;也是她,不仅给予了我宝贵的生命,更用她最伟大的母爱陪伴我健康快乐地成长。尽管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但是却美满,欢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