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我国特大城市新社会阶层调查报告

时间:2018-01-29 17:16:54 大事记 我要投稿

我国特大城市新社会阶层调查报告

  新社会阶层的形成和发展与当代中国社会的发展变迁紧密相连,改革开放的政策实践催生了新社会群体,他们的出现和发展符合中国经济发展和社会变革的客观需要,具有合理性和现实性。现今,新社会阶层已经成为社会转型时期一支不容忽视的社会力量。本文采用广义的“新社会阶层”的界定(中共中央统战部发布的《关于巩固和壮大新世纪新阶段统一战线的意见》指出新社会阶层主要由非公有制经济人士和自由择业知识分子组成),对其阶层群体的规模及基本特征、家庭经济状况、就业状况与社会保障、生活品位与休闲方式、主观阶层认同、社会政治参与以及社会态度和价值观念等多方面进行了研究,从而对北京、上海及广州三地的“新社会阶层”群体的生存现状有一个大致的判断。

我国特大城市新社会阶层调查报告

  1 关于家庭经济状况

  新社会阶层的住房状况优越

  从住房产权来看,新社会阶层拥有自有住房的比例为60.8%,高于社会的平均水平57.2%;而在租房居住这一项上,新社会阶层的比例(31.6%)略低于社会的平均水平(33.2%)。

  从住房面积上看,北上广三地居民人均住房面积为33.19平方米,而三地居民中的新社会阶层的平均住房面积达到了38.15平方米,超出社会平均水平14.94%,表明了新社会阶层拥有更大面积的住房。从小区类型上比较,北上广三地新社会阶层中有66.7%的居民居住于普通商品房小区,另有4.8%的居民居住于别墅区或高级住宅区,其所占比例均高于社会的平均水平;而居住于未经改造的老城区或单位社区的比例低于社会的平均水平。

  新社会阶层的收入高、消费力更强

  从个人收入上看,新社会阶层在2013年的平均收入达到了166403元,远高于社会平均收入75184元;而在家庭收入层面上,新社会阶层2013年的家庭总收入的均值达到了288816元,是社会平均收入147573元的1.96倍 。

  在消费水平与消费能力方面, 数据显示,北上广三地新社会阶层在2013年的家庭总支出的平均数达到了131459元,而三地居民的平均家庭总支出为76734元,新社会阶层家庭的支出总额是社会平均水平的.1.71倍。在各分项的支出方面,新社会阶层的饮食支出为35433元,略高于社会平均水平25832元;服装配饰支出为14720元,超过社会平均水平92.8%;医疗支出为6778元,高于平均水平38.9%,教育支出与住房支出明显高于社会的平均水平,分别是其1.68倍和1.40倍,说明相对于社会其他阶层来说,新社会阶层自身的消费能力更强,也拥有更巨大的消费潜力可供发掘。

  新社会阶层的资金流动能力更强

  新社会阶层的借贷行为的发生比例略高于社会的平均水平,如在“借钱给别人/机构/公司”这一项,比例高出平均值2.5%,新社会阶层目前处于负债状况的比例也高于社会平均水平,说明新社会阶层家庭对于资金流动的要求更高;贷款用于生产性投资的比例也高出1.5%,反映出新社会阶层家庭的经营性行为发生率更高。

  2 关于就业与社会保障

  新社会阶层以自主择业为主

  从就业渠道来看,新社会阶层的共同之处就在于自主择业,承担较大工作不稳定风险。在北上广三地新社会阶层成员中,个人直接申请应聘工作比例占61.1%,职业介绍机构与他人推荐占22.1%。新社会阶层作为市场经济发展的产物,其产生是个性化的、是自主的。其从事的行业是自主选择、自主经营、自我发展的,不受其他组织和个人的控制和干预,在新社会阶层当中,职业的代际传递的可能性变得微乎其微。

  就业集中在非公有制领域

  调查数据显示,在北京、上海和广州三地的新社会阶层中,就业身份以雇员和工薪收入者为主,即以民营科技企业的创业技术人员和技术人员及受聘于外资企业的管理技术人员两类人员为主,其比例达到了73.8%;私营企业主的比例为11.5%;而个体工商户的比例为9.5%。

  从新社会阶层就业的单位或公司的类型上看,有超过六成(64.4%)的受访者在民营企业就业,12.5%的受访者就职于三资企业,另有19.7%的受访者属个体工商户;而在社会团体、民办非企业组织中就职所占比例较低。

  从职业类型和管理权限来看,三地新社会阶层中从事各类专业技术人员的比例最多,达到了50.1%,各类一般管理人员的比例为25.6%,个体工商户与个人合伙的比例为19.7%,非公有制企业负责人的比例最少,为4.6%。新社会阶层在单位或企业中进行更多的管理活动,拥有更高的管理权限。有10.9%的新社会阶层表示在目前/最后的工作中“只管理别人,不受别人管理”,另有33.0%表示“既管理别人,又受别人管理”,而这两项的平均值只有3.9%和23.1%。属于新社会阶层的受访者中仅有40.7%的人表示“只受别人管理,不管理别人”,而这一项的社会平均值达到了56.0%。

  就业稳定性较低,工作变动较为频繁

  在市场经济的环境下,相对于传统意义的工人、农民和知识分子而言,新社会阶层的身份和专业会经常变动,具有较大的不稳定性。从是否换过工作岗位来看,三地新社会阶层中有53.0%的人表示工作以来换过工作单位,而这一比例在社会总体中仅占37.8%。有26.6%的新社会阶层表示工作以来更换过一次单位,另有11.4%和7.0%的新社会阶层更换过2次和3次工作。

  新社会阶层的工作满意度较为一般

  在本报告中,工作的满意度分为工作收入、工作的安全性、工作的稳定性、工作环境、工作时间、晋升机会、工作趣味性、工作合作者、能力和技能的展现、他人给予工作的尊重以及在工作中表达意见的机会11个测量指标。调查结果显示,新社会阶层对工作的整体满意度得分为3.60分,介于比较满意和一般之间;在各项满意度得分之中,新社会阶层对于工作安全性的评价程度最高,达到了3.85分;而对晋升机会的满意程度最低,仅为3.33分。

  新社会阶层的商业保险参保率明显较高

  数据显示,新社会阶层的基本社会保障中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的参保率略高于社会平均水平,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及住房公积金的参保率高于社会平均值。在商业保险领域,新社会阶层人士参与商业养老保险和其拥有的商业保险份额显著高于社会平均水平。

【我国特大城市新社会阶层调查报告】相关文章:

1.2020中国新社会阶层调查报告

2.最新社会实践调查报告

3.最新社会实践调查报告范文

4.最新社会调查报告3篇

5.2020年最新社会调查报告范文1500字

6.我国交通现状调查报告

7.新社会保险法

8.最新社会暑期实践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