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的反义词

发布时间:2017-01-12

  相信反义词:

  疑惑,猜疑,质疑,轻信,疑心,怀疑,猜忌,犯疑

  [拼音] [xiāng xìn]

  [释义] [believe in;be convinced of;have faith in;place reliance on;put one's trust in] 认为正确、确实而不怀疑 相信真理相信科学

  [词义]相信是心理学术语,也是一些歌手的专集名称。这里主要介绍其心理机制。词语:相信。注音:xiānɡ xìn ,英文:trust,解释:1.互相信赖,信任。2.单指信任对方。3.指互相信得过的人。4.认为正确或确实,不怀疑。相信和信任有很大的联系和相似。在当代,信息技术的高速发展,经济的全球化等因素使人类关系发生了根本变革,信任问题变得日益重要和复杂。信任构成了一个社会经济繁荣与稳定的心理基础。因此,从社会心理学层面探讨信任的产生机制、作用、影响因素及解决信任危机的途径是十分必要的。

  引证解释

  (1).互相信赖,信任。《谷梁传·僖公五年》:“盟者,不相信也,故谨信也。”《史记·蒙恬列传》:“诛杀忠臣而立无节行之人,是内使臣不相信而外使士之意离也。”

  (2).单指信任对方。 宋 叶适 《贺叶丞相启》:“盖上之相信,无凿之乖;故己得专行,有符节之合。”

  (3).指互相信得过的人。 明 李贽 《复刘肖川书》:“盖夜静无杂事,亦无杂客,只有相信五六辈辩质到二鼓耳。”

  (4).认为正确或确实,不怀疑。 巴金 《灭亡》第一章:“他明知道那青年在哭,但他不相信这会是那青年底哭声。”[2]

  《圣经》定义

  在《圣经》里,有数个字或词与“相信”同义的,例如:接待(约翰福音一章12节)、进门(马太福音七章13-14节)、吃、喝(约翰福音六章53节)、回家(路加福音十五章11-32节浪子的比喻)、认罪、摸(祂衣裳的襚子)、接受邀请到婚礼或大筵席中、跟从等。约翰福音一章12节 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赐他们权柄,作为神的儿女。相信就是单单接受主耶稣基督为你的唯一希望,放弃任何自我拯救的念头,也不自夸自己的好行为。再者,你要完全信任祂。马太福音七章13-14节 “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约翰福音六章53节 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没有生命在你们里面。

  相信 - 双方利益

  意大利谚语说:“信任别人固然好,但最好别信:“玩家一或许并不知道这些充满智慧的字字句句,但是在她决定是否从自己的10美元赌金中拿出一部分给玩家二时,她多半会有同样的想法.如果她投入了这笔钱,钱将会增加两倍;而她匿名的伙伴有三种选择:分文不还;还一部分;全部归还,但玩家二为什么要还钱?而玩家一最初为什么要给别人钱呢?尽管推理透彻,玩家一还是输入指令给出一些钱,过了一会儿,她笑了,因为她从屏幕上看到,玩家二还回一笔数目可观的钱,这使双方同时牟利。

  这种结果不仅嘲弄了谚语中的智慧,对经济理论也是一种嘲笑。就是基于被玩家一弃的同样的冷静推理,所谓的“纳什平衡”预言,在陌生人之间进行的经济交易中,当一方要根据对另一方反应的预测做决定时,最适合的信任水平为零.然而尽管这是正统的经济理论.但玩家一和玩家二的行为却并非罕见。其实,经过成百上千次这样的实验。结果显示:大约有一半的玩家一会给出一些钱;而收到钱的玩家二中,3/4会回馈一部分。

  那么是不是玩家所知道的东西,交易理论家们不知道?加利福尼亚克莱尔蒙特研究生院的保罗·扎克说:“经济学家之所以无法解释实验室中出现的这种高度信任,其原因在于他们没有考虑到信任的神经病学因素。”他领导的小组进行了这此实验。他指出,进化已经使我们的大脑改变以适应群体生活。因此,在所谓的“马基雅维利”智慧(它允许我们为赢得配偶,食物和地位而运用各种诈术战胜竞争者)之外,我们的社会性大脑也适于合作。个体可以通过合作受益,但那需要信任——扎克认为,正因为如此,我们有彼此信任的生物学上的推动力。

  扎克是较新的神经经济学领域一个重要的领导者,神经经济学旨在通过从神经突触点到社会的的各个层次理解人类的社会交往。这是一个有着极大雄心的事业。通过揭示人类像“信任”这样令人难以理解的品质所包含的种种秘密,神经经济学家希望改变人类的自我认识。他们相信他们的研究成果甚至可能有助于使社会更加高效完善。“当我们更多地了解大脑内部的独特结构之后,我们还会更深刻的理解人与人交往的外部规律,以及由此扩展出的市场交易的规律。我们正处在一个伟大的智力探险的起点。”弗吉尼亚州乔治梅森大学的神经经济学家沃农·史密斯说,他去年获得诺贝尔奖的的事实标志着实验经济学登上世界舞台了。

  扎克,史密斯及其他人进行的实验证实了生活教给我们的东西:在经济交往中,人们常常选择合作、信任和慷慨。现在,研究要进一步发掘支撑这种行为的生物机制。比如,扎克最近开展的研究试图把基于信任的各种行为变化与8种激素水平变化联系起来。只有一种激素显露出是人类“信任化学物质”的有力“侯选者”:催产素——一种生殖激素,主要作用是促进雌性乳动物的宫缩和乳汁分泌。对动物开展的研究还表明,催产素与一些产和交际行为有半,例如与后代形成密不可分的关系,以及某些乳动物的“一夫一妻”式的性生活。扎克等人正在对这些实验结果做进一步的研究,试图表明催产素会如何支持人类相互信任这样的行为。

  那么,这如何有助于解释扎克的信任游戏实验中出人意料的结果呢?在此,另外两个实验结果也很重要:当玩家二从玩家一那里获得更大数量的钱款时,他们返回的钱会更多。此外,玩家二血液中的催产素水平却没有增加。扎克指出,玩家一送出的钱数是信任的度量,而玩家二返还的钱数是值得信任的度量。尽管玩家一的“信任”可以被理解为是一咱结合了盲目乐观和贪财倾向,虽不明智但却是在清醒状态下做出的决定而产生的结果,然而没有理论能解释3/4的玩家二在交易结束时所表现出的高“值得信任度”。扎克说:“实验表明催产素与值得信任度密切相关。”而玩家一的催产素水平没有提高的事实说明,催产素作为对“信任”社交信号的一种“反应”被释放掉了。“信任是一种高级社交活动。”扎克说。

  更令人困惑的是,当别人向我们表示信任时,我们想要回报对方的这种强烈愿望在很大程度上似乎是无法控制的。扎克说“根据基本的神经系统解剖学,实验结果表明,催产素对人类信任决策的影响方式基本上不在意识感知的范围以内,因为刺激催产素活动的结构不在大脑的前额皮层。因此人类的信任似乎是由情绪感知而非意识决定做什么驱动的。”令人惊讶的是,这种显示文明的“情愿信任”出自大脑中相对原始的区域,那里是大部分催产素受体聚居的地方。

  扎克对其研究成果的解释对类似“纳什平衡”这样的经济学信条提出了挑战。该信条指出,我们总是有意识、有理智地寻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这些经济学模式把人类的动机看做一种“明确无误的贪婪”。每个人自己和他人都可以通过自我反省认识到这一点。因此我们所看到的合作就可以解释为文化和社会出现的一种特质,是从外面强加在人类天生的自私动机之上的东西。相比之下,扎克的研究认为,社会合作可能是古老的大脑区域产生的原始冲动——这种冲动可战胜新进化的大脑区域产生的明显贪婪。

  史密斯和他的同事凯文·麦克卡博认为,这也许是对的,但事实绝不仅仅如此。提高了的催产素可能不自觉的增加信任度的值,但这似乎是针对别人对自己的信任所做出的一种反应。史密斯和麦克卡博认为,最初决定是否相信某人是有意识的,因为我们需要考虑对方意图的可信度。这就意味着一套复杂的认知过程:用“思维理论”认识到对方的观念和动机可能与我们自己的不同;再“共同关注”以聚集于对方感兴趣的对象;最后,“满足感延迟”以放弃即时可得的回报,可望得到后来更大的利益。

  扎克同意更高级的、有执行能力的大脑是起作用的观点,但他认为,与逻辑推理相比,催产素也许使我们更信任他人,因为催产素会使大脑的原始区域产生一种“潜意识指令”来阻止绝对自私的行为。他总结说,多样和互补的信任机制已经在大脑进化的不同阶段出现了。

  对国际经济发展至关重要的是,适用于个体的规律,结果也适用于国家。正如扎克的合作伙伴,世界银行的史蒂夫·奈克指出的:“信任是影响一个国家经济健康的最有力的因素之一。在信任度较低的时候,个人和组织在参与经济交易时会更警惕,因而往往抑制国家经济。”

  各国之间的信任水平也不大相同。总部设在安阿博的密歇根大学的《世界价值观考察》对世界各国的人提出了同样的问题:“一般来说,你认为陌生人都可以信任吗?”肯定回答的比率相差甚远,从挪威的65%到巴西的5%左右。令人不安的是,那些信任率低于约30%的临界水平的国家(南美洲与非洲的很多国家都是这种情况)可能落入因摆脱不了怀疑心理而长期贫困的陷阱中。奈克说:“这些国家的决策者也许会对那些能使国民信任率提高的机制产生急切的兴趣。”

精彩抢先看New  Top